Green forest view

生物经济 – 新常态

24/11/2020

布鲁塞尔、斯德哥尔摩、赫尔辛基、杜塞尔多夫……在疫情期间,大家很难面对面的聚到一起。然而,随着会议的数字化,使我们能够通过网络很轻松对AFRY及其长期合作伙伴欧洲造纸工业联合会(Cepi)进行采访。AFRY 洞察有幸参与了Cepi会长与 AFRY CEO Jonas Gustavsson 关于对新兴生物经济的网络会议交流。

 “生物工业在减轻气候变化方面的巨大潜力毋庸置疑,但这并非为所有人所熟知。所以我们需要对生物工业构建一个新的更加清晰的阐述。” Jonas Gustavsson 说。近年来,尤其是在创新和生物经济领域,Cepi和AFRY已经成为紧密的合作伙伴。如果达到循环生物经济是我们的共同目标,这些合作伙伴又是如何加强对生物经济过渡的支持的呢?

森林工业在向可持续的,环境友好型的生物经济转型过程中起着关键作用。我们为媒体、包装、医疗保健和卫生以及越来越多的纺织品行业等众多行业提供无化石替代解决方案。纤维素基材料甚至可以取代便携式技术中石墨的使用,并且,拥有无限潜力的生物精炼也可以帮助我们倡导生物基绿色化学的发展。我们同时也是欧洲可再生能源最大的创造者和使用者。

Ignazio Capuano同时强调了经济因素在落实生物经济战略政策上的重要性。他说:自2010年以来,我们在欧洲生物经济领域的投资是其他制造业的两倍,2019年,我们的投资已高达50亿欧元。展望未来,欧洲造纸业的愿景是积极为欧盟2050年的气候中和目标做出贡献,并在理想情况下到2050年将附加值增加50%。我们完全致力于这一目标。通过实现2050年的愿景,我们将成为欧洲的生物经济中心、整合木纤维、生物产品和循环经济。对于更加绿色和更具弹性的欧洲经济而言,这将是无与伦比的组合。”

那么,AFRY呢?自ÅF和Pöyry合并一年多以来,新公司AFRY一直都是制浆造纸行业的领导者,同时也为能源,基础设施和工业部门提供解决方案和咨询建议。“在AFRY,我们将制浆造纸作为我们公司核心的核心, 我们在众多不同领域都拥有出色的专家,目前的关键是在可持续发展、气候变化、城市化和数字化等大趋势的影响下,做出正确的决定来应对当今时代的挑战。”Jonas Gustavsson说。“而正是这种趋势与我们高端战略管理咨询的广泛结合,使我们能够提供深厚的跨行业专业知识,从而可以为客户带来最大价值。因此,最重要的是,我们希望进一步扩大规模。为什么?因为我们的工作是向生物经济转型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也是一项“好生意”。”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经济可行”也是必不可少的因素,因为如果不能促进经济增长和增强行业竞争力,即使对政治家而言,实现向生物经济的全面过渡所需的开创性改革也将举步维艰。如果改革必须得到全民支持,这将更具有挑战性。Cepi总部位于布鲁塞尔,在欧洲机构中代表其成员的利益。在欧洲层面,欧盟的《绿色协议》控制着向生物经济的过渡。欧盟的《绿色协议》是冯德莱恩委员会的政治计划,该计划设定了到2050年实现气候中和经济的目标。欧盟委员会今年提出了一项气候中和法,并在法律上形成了正式具有约束力的承诺——到2050年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至零。根据《循环经济行动计划2.0》,《绿色协议》还为对欧盟市场上产品的流通性、可回收性和可持续性的影响制定了相关措施。 “在Cepi的气候中和计划中,经过Cepi的倡导,生物经济的作用已得到认可,但仍需要进一步巩固。Cepi已经在致力于可能成为欧洲现代森林战略的组成部分的工作”,Ignazio Capuano解释说。

从一个屏幕到另一个屏幕,气候变化问题之间的相互依存关系很快就变得清晰起来,经济和社会各部门为建设更美好的未来所需作出的努力也更加明朗。“随着年轻一代更深入的参与气候问题的讨论,不仅使讨论变得更加活跃,而且我们也更加相信这些愿景会在不久的将来成为现实。 当然,一方面,我可以理解那些期望世界领导人采取更多行动的人们的失望,甚至是沮丧,因为推动循环生物经济需要高屋建瓴的领导力。 另一方面,我看到大公司开始采取行动,改变他们的产品和服务。随着人们购买对气候友好产品的意愿的增强,情况也在向更好的方向发展。在这方面,税收和法规仍然是推动变革的强大工具”, Jonas Gustavsson 说:“对于公司而言,这种变化当然需要大量的创新,并推动具有成本效益的解决方案能够用气候友好型产品替代主流产品。”“没错。为了建立完全无化石的价值链,公司将需要制定一个创新解决方案的计划,并为实现欧洲能源系统的及时和经济高效的脱碳计划制定明确的里程碑。” Cepi主席Ignazio Capuano补充道。

但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伟大之处在于,可持续解决方案现与改善财务表现息息相关。越来越清楚的是,作为一家公司,只有符合未来规划,有可持续发展目标并提供可持续解决方案,才能盈利并成长。这就是为什么我相信变革会到来的原因。

Jonas Gustavsson说。

如果每个人都必须参与可持续方案的实现,那么领导者如何使员工和供应链参与其可持续发展战略?“作为Cepi董事长,我可以依靠强大的董事会的支持,该董事会由制浆和造纸行业的32位CEO组成。我们制定的与可持续性相关的决策对现实有直接影响。”Ignazio Capuano说。

 “ Cepi是国家制浆造纸行业协会的联合会,能够与每个公司在国家层面进行互动,Cepi涵盖了95%的欧洲产量和22%的全球产量。风物长宜放眼量,我们宁愿在更广泛的共同愿景放开手脚大胆工作,而不是在有限的共同立场上缩手缩脚。这也使Cepi成为可靠和充满活力的参与者,并在我们的合作伙伴中享有盛名。”

对于Jonas Gustavsson而言,AFRY的可持续发展战略具有许多不同的方面。“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我们在AFRY的内部和外部将实施颠覆性的可持续发展议程。合并使我们有机会在更基础的层面上重新评估公司的宗旨,而我们目前正在寻找方法,以进一步衡量公司的可持续性,并确定如何量化对我们所有产品以及我们经营的所有不同细分市场的影响。我们正在寻找如何确保AFRY作为一个整体以可持续的方式行事,以及如何使我们的员工在可持续发展上有所作为。在AFRY,为了吸引最优秀的人才,可持续发展将变得更加重要。无论是在专业知识方面,还是在交付可持续解决方案能力方面,我们都将会发出响亮的声音。”

Confederation of European Paper Industries (Cepi) Chairman Ignazio Capuano and AFRY CEO, Jonas Gustavsson
欧洲造纸工业联合会(Cepi)会长Ignazio Capuano与 AFRY CEO Jonas Gustavsson

了解更多信息